当前位置:首页>>工商资讯

解决商标权与姓名权冲突的防御性理由

实践中,商标权与姓名权的冲突多因商标注册人申请商标注册近代历史人物的姓名,或当代知名度较高的体育、娱乐、文化界公众人物的姓名,或“老字号”的名称而引起。对此,解决商标权与姓名权冲突的抗辩理由如下。

1.你申请以他人名义注册商标,是否征得其权利主体及其法定继承人的同意?

用近代历史人物的名字申请商标注册,涉及民法上的人格权。就民法而言,虽然公民的姓名权在人死亡后消失,但人身权中的人格权仍然存在。准确地说,个人利益中的名誉权依然存在,也会影响后世的利益。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名人做广告,充当产品代言人的例子很多。因此,将在当代家喻户晓的体育界、娱乐界、文化界的公众人物的名字作为商标使用,是商品社会的必然产物,也是商家通过名人效应追求名义利益的结果。经权利人及其法定继承人同意,并持有权利人的授权委托书和公证机关的公证书,在体育、娱乐、文化等当代知名度较高的社会领域使用近现代历史人物姓名或者申请公众人物姓名商标注册是合法的。否则就是侵犯他人姓名权的行为。如果权利人死亡,其法定继承人有权提起诉讼,甚至要求赔偿。

2.近现代历史人物的名誉应属于公共资源,其姓名权应受到适当限制。

现代历史人物死亡后,其人格权中的名誉权由其法定继承人继承,但这种继承不同于财产利益继承,继承人不能直接享有对其姓名、笔名的冠名权、转让权等权利。同时,名誉权不同于他本人的名誉权,鲁迅、老舍等著名作家的名誉权不能被他的继承人继承。比如鲁迅名誉的价值是由他所处的时代、主体的人格魅力、作品的广泛影响等诸多因素决定的。而且应该是公共资源。虽然鲁迅后人对鲁迅申请“鲁迅美术学院”商标提出异议,但出于鲁迅“名誉权”具有“公共资源”属性的诸多考虑,商标局于2001年11月21日将鲁迅美术学院申请的“鲁迅美术学院”商标注册为“学校(教育)”服务使用。1938年在延安创办的鲁迅艺术学院,培养了大批革命文艺战士,其“陆毅”校名的价值也是许多陆毅人创造的。历史证明,使用“鲁迅”作为校名,不会损害鲁迅本人的名誉、他的后继者,也不会在社会上造成不良影响。随着教育产业化的发展趋势,学校经过几年的更名和迁址,将“鲁迅”的名字注册为商标,这是历史的延续。应该说,核准商标注册,虽然在商标审查标准上有所突破,但无论是在法律制度上,还是在商标理论上,都是符合个案法理的。

3.“老字号”中的名称作为商标申请注册。如果老字号的后代或者子孙与现有商标所有人的权利发生冲突,应当区别对待。但是有一个前提,知识产权作为一种经济权利不是血缘继承的,而是法律确定的。

一些老字号在50年代被国家赎回后,权利已经转让。此时字号和名称已经分离,国家取得了字号权而不是姓名权。名人的名字已经有了第二层内涵。然而,一些老字号没有被赎回,它们的继承者和国家一直在利用它们

如本章第一节所述,“双胞胎”的情况出现在《武》中。经过审理,法院裁定“吴”一词具有双重属性,因为吴的名称是企业名称。作为名字,它是附在吴个人身上的;作为商标名称,从吴中分离出来,依附于企业,企业享有企业名称权。除非另有约定,企业的名称权通常随企业整体转让而转移。现原告无法证明吴国成夫妇在公私合营期间保留了企业名称。此后,“吴”二字一直是被告企业名称的核心部分,被告为“吴”品牌的发展做出了贡献。同时,四原告在2002年3月公私合营后从未使用过“吴”这一名称,也未对被告使用该名称提出异议。现有的法律法规也没有规定公私合营中没有明确约定的企业名称归私人所有人所有。因此,四原告主张“吴”这一名称的使用权,在事实上和法律上都难以得到法院的支持。

法院还认为,从被告的角度来看,其在1956年公私合营后,已注册了包括该商标名称在内的企业名称,并申请注册了“吴”商标,故对“吴”商标名称享有企业名称权和商标权。在此前提下,被告诉称原告设立同名企业并要求调查,属于行使正当权利的行为。如果原告不服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的处罚,应通过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解决。目前原告对行政处罚未提出异议,但指控被告投诉侵权,法院难以支持。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