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标诉讼时效抗辩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规定:‘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自商标注册人或者利害关系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侵权行为之日起计算。商标注册人或者利害关系人超过两年提起诉讼的,诉讼时侵权行为仍在继续的,人民法院应当责令被告在注册商标专用权有效期内停止侵权行为,侵权损害赔偿额自权利人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之日起往前计算两年。"

《商标法》该法第四十一条第二款、第三款规定:“注册商标违反本法第十三条、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三十一条规定的,自商标注册之日起五年内,商标所有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撤销该注册商标。对于恶意注册,驰名商标所有人不受五年期限的限制。

除前两款规定的情形外,对注册商标有争议的,可以自该商标被核准注册之日起五年内,向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裁定。"

《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对初步审定的商标,自公告之日起三个月内,任何人都可以提出异议。公告期满无异议的,予以核准注册,颁发商标注册证并公告。”

根据上述规定,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诉讼时效为两年,注册商标争议的诉讼时效为五年,商标异议的诉讼时效为三个月。

诉讼时效抗辩,即商标争议诉讼的当事人就其诉讼案件是否超过诉讼时效、是否超过注册商标争议期和商标异议期提出抗辩理由。如果超过了诉讼时效,即使发生商标侵权,法律也不会追究。

案例《武松打虎》著作权与商标权冲突的诉讼时效

1.情况

原告:裴强。

被告:山东景阳冈酒厂(以下简称景阳冈酒厂)

案由:著作权侵权纠纷案。

著名画家刘继卤于1954年根据宋武打虎的故事创作完成了33,360,010-30,000幅画。1957年,《武松打虎》幅画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1980年,景阳冈酒厂在33,360,010-30,000组画中对第十一幅画进行了修改,并在其生产的景阳冈陈年白酒酒瓶上作为瓶贴和外包装装饰。1989年,景阳冈酒厂对刘继卤《武松打虎》组画第十一幅进行修改后,向国家商标局申请商标注册。国家商标局核准其注册。1996年7月,裴力、刘强作为刘继卤《武松打虎》组绘画作品著作权的继承人,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起诉景阳冈酒厂未经刘继卤许可,擅自修改《武松打虎》组绘画作品中的第十一幅绘画作品,侵犯了刘继卤的著作权,要求被告立即停止。

被告认为,景阳冈酒厂自1980年以来一直在生产的白酒上使用刘继卤的画《武松打虎》,并取得了刘继卤老师的许可。我们合法使用它。换句话说,我厂在未经刘先生或其继承人许可的情况下,一直在广泛宣传景阳冈陈年酒系列,并取得了商标注册。因此,原告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被告在两年前使用刘继卤先生的《武松打虎》号画。根据法律规定,原告的诉讼请求已经过期,故应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2.原讼法庭的审讯及判决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认为,绘画作品《武松打虎》系刘继智独立创作,其著作权由刘继卤享有。京港酒厂未经刘继卤许可,对刘继卤创作的《武松打虎》组画第十一幅进行了修改,并在其生产的京港陈年白酒系列上作为瓶贴和外包装装潢使用,没有刘继卤的签名。其行为破坏了作品的完整性,侵犯了刘继卤的署名权、使用权和获得报酬权。刘峰去世后,其继承人裴力、刘强在他的著作权中享有作品使用权和获得报酬权。被告主张其使用已获许可,原告起诉已过诉讼时效,因无充分证据支持,不予采纳。赔偿数额应根据被告使用原告作品的范围、时间、数量、产品利润等综合确定。1996年12月19日,一审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山东景阳冈酒厂停止在景阳冈陈年系列白酒的瓶贴、外包装装潢上使用刘绘画作品《武松打武》;被告山东景阳冈酒厂向原告裴力、刘强书面赔礼道歉,消除影响;被告山东景阳冈酒厂赔偿原告裴力、刘强经济损失20万元,支付原告裴力、刘强因诉讼支出的合理费用1万元。

3.被告上诉的主要理由

一审判决后,景阳冈酒厂不服,向北京市一中院提起上诉。京港酒厂的上诉理由是:使用了刘继卤《武松打虎》地图,并取得了刘继卤的同意。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未经检验。

虑当时的时代背景,以征得刘继卤的同意没有证据为由,不支持被告的主张,这种认定过于简单,不应以现在的法律规范来约束当时的行为。当时对著作权的使用许可基本不存在书面许可的形式,被告提供的许多证据均可证明刘继百先生已口头许可,法院应予认定。②根据我国法律规定,权利人在知道或应当知道自己的权利被侵犯之日起二年内主张权利。本案原告诉被告的侵权行为始于1980年,根据《著作权法》规定,该法实施前发生的侵权行为,应按侵权行为发生时的有关规定处理。依据1985年文化部发布的《图书、期刊版权保护试行条例实施细则》第二十条规定:“应当得知侵权之日”为侵权行为在版权所有者所在地公开发布之日。被告早在1980年即以《武松打虎》图作为商标张贴在酒瓶上进行公开销售;1989年11月又将该商标图案予以注册,并予公告,具有公示作用。故原告于1996年起诉被告侵犯其著作权已经超过诉讼时效。因此要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裴立、刘蔷同意原审判决。针对景阳岗酒厂的上诉,裴立、刘蔷认为,原告均不饮酒,且长期居住在国外,对被告生产销售侵权产品和宣传情况不知晓也无义务得知,因此本案不存在过诉讼时效的问题。

4.二审法院审理和判决

二审法院审理认为:景阳岗酒厂关于本案已过诉讼时效的上诉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景阳岗酒厂未经刘继卤许可,将其作品作为瓶贴和装潢使用于景阳岗陈酿酒瓶上,侵犯了著作权人的署名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和获得报酬权等合法权益,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上诉人关于其合法使用的主张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根据景阳岗酒厂在《著作权法》生效后仍实施侵权行为而适用《著作权法》确定景阳岗酒厂的法律责任,适用法律正确,一审判决结果应予维持。虽然一审判决景阳岗酒厂停止使用刘继卤的作品《武松打虎》组画对其经营确有影响,但景阳岗酒厂仍然可以与著作权人协商取得该作品的使用权。

1997年5月30日,二审法院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